语不惊人 - 中国宏观经济预测第一人:以平和的心态接受3-4%投资回报


宋国青被称为是中国宏观经济预测第一人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,兼任高盛高华证券特别顾问。2012年3月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。


刚 刚学习了他9月13日在“2015中国宏观经济(武汉)论坛”上的讲话。他说“(中国)未来经济增长仍然需要靠投资,而不是消费。但投资回报率可能不再有 过去那么高,随便铺个摊子拿块地就能获利,甚至获取暴利的时代也许将一去不复返,今后不精打细算,投资都未必能拿到回报。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,一投就暴赚 的思维非常要不得,必须精打细算,必须在乎以前可能根本都看不上的小钱小利,未来能有3-4%的投资回报率已经算是不错的水平,5%就已经是投资的赢 家。"


宋教授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一席话能打击一大片,没领会他意思的人会骂声一片,认为他跟银行一伙的, 死掐基金和P2P,不给人家活路。宋教授不是北大毕业的,他1988到1991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做访问学者,1991到1995在美国芝加哥大学 经济系读博士生。做为曾经的北大学子,我还是力挺宋教授的,不仅仅因为他是母校的现任教授。

我认为,宋教授还是比较语重心长的,不要太看重他说的数字,似乎有些耸人听闻,重点看态度和依据,从宏观经济学角度看问题。我理解他的本意是教育投资人要小心谨慎,此文中心思想是“一投就暴赚的思维非常要不得”。
通 俗点儿讲就是,高回报的投资你不一定知道后面是什么,赚着了也许是你运气好,自己偷着乐吧,今后可能没有类似的好事儿了。如果投资人都能看到投资风险和回 报之间的关系,宋教授就不会这么苦口婆心了。普通的投资必然遵循这个原理:高风险高回报,低风险低回报。中国进入市场经济,这对儿关系的作用会更直白更深 入。平衡的经济社会就是供需关系,经济不好,利润不佳,回报就会缩小,不是认为能控制的。

原文摘要如下:

“今天我主要从投资报酬率的角度分析一下当前中国的经济挑战,以及未来应该采取的对策。首先来看一下数据。在过去三年半时间里,我们经济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长率明显下降,明显落后于总资产增长率。这三年半以来,工业企业的总资产增长率分别为13.7%,4.7%和8.8%,但利润增长率同期只有1.8%,1.5%和3.0%。2015年的前7个月数据更不好看。总资产增长率还有7.6%,利润增长率已经转为负数,负的1%。8月又转为正数,也很小。


这 种状态的原因有前面几位教授讲的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,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当然很重要,更重要的是这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趋势,而且短期很难扭转。高投入低回报率 的时代已经到来,企业和政府都应该为这个时代做好心态上的调整。因为如果是短期的、周期性的变化,还可以通过干预来调整,趋势性的就很难再改变。


中 国经济遭遇空前的困难和挑战,在当前这个时点上,要不要再投资,两种意见都有。坚持投资的一方,比如林毅夫老师,认为投资才能真正拉动经济增长,而不是消 费。经济增长对我们避免掉进中等收入陷阱很重要,这一点我认同。反对投资的一方认为,当前的杠杆率已经很高,金融风险已经预警,再大规模投资可能诱发系统 性金融风险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
但是,我们最终要不要投资,不是看两方的观点谁占上风,要看投资报酬率。从投资回报率的趋势上分析,未来3-5年企业和全社会的投资回报率都很难再回到两位数。未来资本存量会按照每年10%的幅度增长,GDP增长7%,全社会的利润增长率也就只有5-6%,投资回报率比上一个阶段明显下降。


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,中国经济一直是两位数增长,最高达14%,投资的风险也就很低,不投资的风险反而很高。所以几乎是只要投资就赚钱。金融危机本来是最大的风险教材,但4万 亿投资出来,又再度放松了投资的风险。但是今后再粗放地投资,再看着八九不离十就投资,可能就很危险。过去修一条路,修通就有人走,高速费就能收回来,今 后就要反复调研才行,修通没有人走是很有可能的。不仅企业投资要开始精打细算,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也一样,必须进行投资决策的市场化改革,否则很容易造成 该投资的地方没投,不该投资的地方重复投资,最终投资报酬率惨淡无比。


我还要再重申一下,并不是反对投资,经济增长还是要靠投资,但投资要更加科学一点,谨慎一点,同时对投资回报率的预期要调整到位。今后3-4%的投资回报率就已经不错,5%就是赢家。像过去一样拿块地捂着就有暴利,抢个矿就赚大钱,买套房也大赚一笔的时代很难再现。


7月中国股市的波动,8月 外汇市场的波动,都跟投资回报率有关。资本从来不听你哪一派观点如何,资本只盯着投资回报率。国际资本流动背后就是投资回报率在起作用,其他的都是臆想而 已。中国的投资报酬率下降,资本外流是可预期的结果,这不仅包括海外资金的回流,也包括中国资本出去寻找更高回报的投资目标。当然外汇储备变化还有统计口 径的问题,美元与欧元的比价变化,还有商业银行的增持都是重要的影响因素。


今后一段时间,我们对经济发展仍然有信心,但更要有态度,就是认真的态度,就是精打细算的态度。今后不管政府投资,还是企业投资或个人投资,都要精打细算,过去不在乎的小钱小利,今后都得好好算计算计。过去8%的投资报酬率都看不上,今后市场上平均的理财产品利率再有5%,甚至4%以上都很难。如果谁还想再通过高杠杆盲目投资,那非常危险,劝大家尽快以平和的心态接受3-4%的投资报酬率。”

引用文章转自 - 北大国发院BiMBA